首页 > 阿拉善动态  

额日登图:乌兰牧骑,人生最珍贵的记忆

2018-12-06     来源: 阿拉善日报

  “没有你们,就没有乌兰牧骑,就没有今天的我。”在阿左旗乌兰牧骑建队60周年纪念活动上,呼和浩特市民族演艺集团优秀年轻编导、阿左旗乌兰牧骑前舞蹈演员额日登图紧紧握着阿左旗乌兰牧骑原队长哈斯格日勒的手激动地说。

  额日登图出生于阿左旗额尔克哈什哈苏木的一个普通家庭,12岁那年,一个特殊机会让他成为了阿左旗乌兰牧骑的一名舞蹈学员。从人烟稀少的沙漠腹地来到盟府所在地巴彦浩特,从一个放羊娃变成小演员,额日登图看着每天载歌载舞的哥哥姐姐,听着从未听到过的美妙乐声,他觉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便暗下决心要成为最优秀的乌兰牧骑演员。

  “那一批招了十几个小演员,额日登图算不上最有天赋的,但他是最努力的一个。平时训练从不偷懒,受伤了也不娇气。”哈斯格日勒记得额日登图有一次自学空翻时,不小心摔断了胳膊,打上石膏后疼的呲牙咧嘴,却一刻都闲不住。“老师不让他训练,他就伸长了脖子站在窗根上悄悄学,胳膊不能动,他就悄悄练腿上的基本功,没见过这么憨的孩子。”哈斯格日勒说。“乌兰牧骑的演员哪有不受伤的,我的老师们也经常带伤坚持排练、坚持演出,我也能坚持!”额日登图说,乌兰牧骑的经历让他懂得,持之以恒是最珍贵的艺术品质。

  “那时下乡演出很苦,但我们却不在乎。”额日登图记得有几次他们的车坏在了沙漠里,直到喝光了所有的水,车都没有修好,几个耐不住渴的孩子们就自己去找水喝。他们常常在看不到尽头的沙漠里走上好几公里,才能找到一户牧民家。“一直到喝上甘甜的井水,躺在羊圈的阴凉处,才觉得自己又活过来了。那时候觉得老师们真不容易,我们在休息,他们却忍着渴、耐着热继续修车,但他们却常说现在下乡有车坐已经很不错了!”额日登图感慨道。

  路途虽然艰苦,却毫不影响演员们的演出热情,因为大家都知道,在那个文化生活贫乏的年代,看乌兰牧骑的演出是牧民们为数不多的文化活动。“有时我们在一个地方要演好几场,比如我们演完了,才听说有牧民今天去放羊没能看上演出,我们就等他们回来再演一遍;老人病了来不了,那我们就去老人家里单独为他演一场……看着牧民们高兴了,我们心里就比蜜还甜。”额日登图在一次次下乡演出中明白了乌兰牧骑就是为老百姓服务的。

  后来,额日登图带着沉甸甸的记忆离开了他挚爱的乌兰牧骑,先后在呼和浩特艺术学院、北京舞蹈学院深造,并多次在国外巡演……但树高千尺不忘本,额日登图以他在乌兰牧骑的生活为原型创作了《一滴水》《舞胡杨》等广受好评的艺术作品。他常说,是乌兰牧骑给了他艺术的骨架,让他舞蹈家的脊梁更加挺拔,乌兰牧骑是他最温暖、最珍贵的人生记忆。见习记者 徐佳妮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